被刻薄,被拥戴,乐视体育逻辑学与中国体育产业的时代缩影-决胜网

澳门新葡亰娱乐场 1

澳门新葡亰娱乐场 1

深响原创 · 作者 | 夏舟

为什么我们在用放大镜看乐视体育?因为也许从这里,你能看到中国体育产业发展的时代缩影。

从融创孙宏斌到恒大许家印,再到第九城市朱骏,贾跃亭的神奇吸引力还在发挥着魔法。

文:骆达

当本月老牌游戏公司第九城市宣布将与贾跃亭的FF成立合资公司、注资最高6亿美元,一个难解之谜又一次被提起——为什么总有人相信他?而且相信他的人还都是些无比精明、在商界影响力巨大的“大人物”?

编辑:郭阳

在2015到2016年的巅峰期,乐视曾以“人人持股”的激励计划扩招了5000个员工。精妙的股权激励策略则契合了众多“高层精英”那份以小博大的心理与不甘心。

体育产业生态圈从多方面了解到,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COO于航已经提交离职申请。在此之前离开的是主编敖铭,如果把目光再往前推移,离职的大咖还有邱志伟、沈威、程益中……

但随着乐视的没落,“树倒猢狲散”成了理所当然的结局。

我们不难发现,自从B轮融资之后,曾经以抢人才著称的乐视体育,便开始逐渐陷入艰难的人才黑洞困局。

无论是把乐视当作短暂落脚点的职业经理人、还是与贾跃亭亲近的创业老兵,他们的一一离场成为了乐视辉煌与落败、激进与踌躇之后的一声叹息。

“御将自古少有”

「重灾区——乐视体育」

2016年5月,雷振剑在接受大公网专访时表示,乐视体育之所以能保持快速发展节奏,人才是最大的决定因素。围绕乐视体育的战略布局,搭建行业内资深、领袖级的人才阵容,是乐视体育成立以来对于高层人才的主要打法之一。

在乐视的七大生态系统中,乐视体育是最“乐视”化的一大存在,也因最早陷入危机、高管变动最频繁而备受瞩目。

2014年5月,前奥美体育营销总监强炜加盟,8月来的是央视名嘴刘建宏和未来广告副总裁谢楠,到了10月,乐视体育在2015年及2016年上半年阶段主管智能化版权的李大龙,以及海外市场及版权两大板块的于航相继加入。

同样讲的生态故事,乐视体育在创立初期就提出了“IP运营+内容平台+智能化+互联网服务”的四大业务板块。从一家视频网站的体育频道摇身一变为打通上下游的体育全产业链公司,领导它的是当时33岁的雷振剑。

“那些年,乐视体育追过的大佬”

以乐视体育为缩影,我们能清楚看到管理混乱在公司崩盘前种下的隐患与风险,而在这一过程中,高管们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2014年是乐视体育公开招兵买马的初年,与曹操举兵的时期相似,这家公司在初期便聚集了不错的精兵良将。

此前是新浪网最年轻的频道主编,雷振剑在2011年与贾跃亭初次见面,对画下生态蓝图的贾敬佩有加,并且很快就决定加入乐视。最初,雷振剑干的是自己的老本行,负责内容业务。在2014年,雷振剑创立了乐视体育,并且高歌猛进,在两年内走到了B轮融资,公司估值一度高达215亿元。

2015年5月13日,乐视体育完成A轮8亿融资,一年后,这家公司拿到了足够令外国媒体也震惊讶异的80亿B轮融资。资本市场的足够青睐,使得乐视体育的高层人才引进战略产生更多的变化。

作为贾跃亭的“信徒”之一,雷振剑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贾的激进风格,业务疯狂扩张、高调开发布会、到处挖人等举措同样在乐视体育中上演。但与此同时,作为内容出身的媒体人,雷振剑在公司管理上又不够专业、没有章法,这使得乐视体育金玉其外,败絮其内。

随后,乐视体育的高管名单上不断刷新名字。搜狐体育总监金航,新浪销售总经理沈威,NBA中国核心创始团队高管邱志伟,体育解说黄健翔、詹俊,被雷振剑誉为“中国传媒的最后一个大咖”的南方系程益中,前李宁总经理张志勇,前新浪体育总监敖铭……

“乐视体育的迅速扩张曾让我感到压力,但从他身上我学到,做任何事的第一步先找人。”说这句话的雷振剑在公司成立以来就不断招揽体育行业的传统人才。

曹操是个人才控,孙权都称其“御将自古少有”,而同期的乐视体育也收罗了行业里最多的大咖,有人开玩笑的说,“中国体育界还是跟着乐视体育,才学会了C什么O这种规范叫法。”

然而,即使央视知名体育主持人刘建宏、新浪体育合作事务负责人于航、NBA副总裁邱志伟、《南方都市报》和《新京报》的一大创办人程益中等“明星”高管一一加入,他们也没有取得“1+1〉2”的成效,而是在不成熟的管理下各占资源。

我们必须承认,高端人才的疯狂引进,一定程度上确实与乐视体育迅速扩张的业务布局有直接关系。不过,在硬币的另一面,乐视体育对高端人才嗜血般的饥渴,与他们背后的集团乐视网如出一辙。

因此,当乐视这个主体爆发危机、将导火索点燃时,早已是一团乱麻的乐视体育很快就引火上身。

在2015年一篇名为《这些年乐视都挖了哪些大公司高管?》的文章中,虎嗅整体梳理了包括乐视影业、体育、手机、汽车的高管人才引进,并进一步表示,乐视这些年在挖人上可谓不遗余力,不计成本。

2016年11月,贾跃亭发布内部信承认资金链的紧张,一个月后,乐视体育裁员20%。第二年5月,孙宏斌势力在乐视内部进行重组整顿时引发了一次大范围的裁员,乐视体育在这次风波中直接从700个员工锐减至200人。

▼2015年9月,虎嗅网整理的乐视体育的高层人才名单

在此之前,乐视体育也曾拥有几个高光时刻,只不过这些都是为乐视体育的溃败添下了注脚。

或许之后可以再出一张图——《乐视体育高层今何在》

2016年2月,乐视体育猛砸27亿获得了中超联赛2016/2017两个赛季中全部240场比赛的独家新媒体版权,这一价格是此前中超签约金额的几十倍。在这起大手笔交易中,既表明了雷振剑“all
in” 赛事版权的决心,但也透露了乐视体育在花钱这件事情上的无节制。

“今所志未遂”

这一点也显现在了乐视体育日常工作的开展中。在中国企业家的报道中,乐视体育的前员工曾举例称,2016年1月,乐视体育与MLB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召开战略合作发布会,“就这么一个并不太大众化的项目,乐视居然去了100多个人。”而这不仅仅是个例。

进入2016年下半年,资本市场的进一步冷静,包括ICC国际冠军杯鸟巢危机、WRC流产等一系列负面事件,乐视网股价的崩盘,自身提前泄露的战略紧缩、裁员计划,导致乐视体育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局。事实上,这种困难来源于多种方面,而不仅仅是乐视体育和乐视网本身,但危机确实影响了其高端人才的稳固阵线。

在成本的不加控制背后,最根本的还是人员的混乱管理。

销售总经理沈威、赛事高管邱志伟、香港CEO程益中、主编敖铭先后离开,强力加盟的张志勇、马国力鲜少露面,虽然后者更多意味上扮演者行业顾问、资源疏导的角色,但张志勇的郁不得志、无力施展确是生态圈部分了解到的实情。

没有清晰的财务管理制度,乐视体育里连工作绩效体系也不健全。原本花钱买赛事版权是体育行业在内容上的常规操作,然而,在乐视体育中,采购部门与内容部门却基本互相割裂,内容需求与采购对象之间常常无法进行配对,这让花出去的钱和人力都成了无用功。

2016年底,乐视体育爆发资金链危机,新英体育向生态圈反映了乐视体育关于英超转播费用的拖欠情况,从当时的状况来看,乐视体育的确有些左支右绌,新英三天一次“逼宫”的频率也充分表明双方陷入“蜈蚣博弈”的两难境地。

除了工作人员们劲不往一处使外,复杂的股东结构也一而再再而三地拖了乐视体育的后腿。同年4月,乐视体育迎来了另一个高光时刻,宣布完成金额高达80亿元的B轮融资,其中刘涛、贾乃亮、孙红雷等10余位娱乐明星共计投资了逾一亿元。

▼关于合作与不合作的“蜈蚣博弈”,能很好的解释乐视与新英的关系——甚至还有乐视与参投其B轮的体奥动力的关系。

在这次数额巨大的融资中,以娱乐明星为代表的散户投资人最受关注。而早在B轮融资前,万达集团、马云旗下的云峰投资等大股东就通过出售股份降低了持股比例。大股东的弱化、散户投资人的加入,这些都让董事会很难拥有统一的意见。

其后,随着孙宏斌输血乐视网,乐视体育得到供血,并进行了一些有效的精简措施,相比于人才困局,从资金的层面来看,乐视体育很有可能已经度过了最为艰难的阶段。

面对这一大烂摊子,高官的变动成为了最直观的指引表。

在乐视网融资发布会上,贾跃亭曾表示,“融资中的一百亿将投入到乐视的非上市体系,包括手机、体育,这应该基本满足阶段性需要。”据生态圈独家了解到,在获得孙宏斌火线救援的150亿输血后,贾跃亭已经开始分阶段向乐视体育返还此前挪用的30亿左右的资金。

在B轮融资完成不久后,乐视体育的CFO辞职,赛事运营副总裁邱志伟也在这一时期离开。对于前者来说,混乱的账目已经成了避之不及的对象,而对于后者,27亿猛砸版权足以说明乐视体育在战略和资源上的倾斜,赛事运营早已成为一没有太多实权和发展空间的部门。

从外部融资情况来看,2016年底开始计划的B+轮融资也在稳步进行中,据生态圈了解,本次融资的规模大约在40亿左右。

同样被边缘化的还有前李宁公司CEO张志勇所在的装备事业部,乐视体育的糟糕情况让其无力改变甚至无法插手。加入才半年,张志勇就离职而去。

尽管如此,在2月9日,生态圈全网首发的“乐视体育杀入中体产业竞购”的文章如同一颗深水炸弹,在中体产业的竞购中,出现了新理益、外滩控股、佳兆业和乐视体育的身影,其中本来“钱荒”的乐视体育入局,最为引人关注。

没有发展前景,这是高官主动离职最常见的原因。当乐视体育开始走下坡路时,这一现象也频繁发生。

这并不是一个小数字,对目前的乐视体育而言,即使完成了乐视网的输血和下一次融资,这仍是一次赌博。

在外界看来,2016年7月原定在鸟巢举办的国家冠军杯比赛取消是这一下坡路的起点,而乐视主体的危机更是加快了其下坡速度。在这一期间,先是赛事运营中心总经理刘世杰离开,加盟了原部门副总裁邱志伟离开乐视后所在的东方园林。而核心版权资源的丢失让版权业务的老功臣于航也做了离开乐视体育的选择。

“故事并未结束,旅程依旧坎坷”

作为体育版权业务的重要人物,于航早在新浪体育的时候就展现了他在这一业务上的资源和能力,帮助新浪体育拿下了NBA独家新媒体版权等资源。

其实,去年此时乐视体育就有一次赌博,当时他们豪赌的是中超与付费会员。最近在疯传乐视体育将放弃中超独家版权,与PPTV“平分天下”时,生态圈也收到消息,乐视体育很有可能再进一步——彻底放弃中超版权。

2014年11月入职乐视体育,于航迅速地积累版权资源。在巅峰时期,乐视体育是全网唯一拥有欧洲五大联赛全部赛事版权的平台,还拿下了包括中超在内的几乎所有全球顶级赛事资。于航也因此很快就荣升为乐视体育的COO。

这样的决策在孙宏斌投资乐视的发布会上就能瞥见端倪,而刘建宏在去年底的一席话则更能证明乐视体育对其狠心砸下的中超版权,有多么失望。

然而,版权业务最主要还是靠钱支撑。在财务问题开始显现后,乐视体育不得不放弃一些独家版权,于航也失去了能力施展的空间。以2016年年底乐视体育的组织架构调整为界限,于航的公司地位也随着版权业务的权重降低而下降。调整后,于航负责的版权、付费会员等业务被划分至由刘建宏负责的新媒体及线上事业群的媒体事业部之下。

在我们看来,中超商业逻辑已经出现了扭曲和冲突,如果再沿着这样的方向发展的话,我认为中超高额版权的投入实际上是非常危险的行为。

从操盘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版权业务,到工作无法开展并向央视系的刘建宏汇报,于航三个月后就离职。“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确实我不喜欢当时那种状态和我自己了,那我就要选择放弃。”

据生态圈了解到,乐视体育对中体产业的竞购意图非常明显——这种依旧非常“搏命”的打法,一定程度上显示了乐视体育此后的发展思路,紧跟资本市场,伺机找到上市机会

彼时的于航还能因为自己的状态问题而迅速离职,但身上背负着更大责任和更多希望的刘建宏和雷振剑只能继续坚守在乐视体育这座快要倾覆的大船上。

一位希望隐去姓名的投资人士向生态圈表示,能够解释这种打法的原因之一,是乐视体育B轮融资时承诺的2018年上市对赌条款。

对于刘建宏而言,乐视体育是在其厌倦了体制内的种种限制时抛来的橄榄枝。在乐视体育成立刚半年,刘建宏就兴致昂扬地加入了这个目标颠覆传统体育行业的互联网平台,而这个决定后来也被他认为是天意般的存在。

当然,所谓的“对赌条款”是否存在,我们不得而知。然而,在这些资本打法紧锣密鼓进行的同时,我们却收到了于航与张志勇即将离职的消息。

在正式宣布加盟乐视体育的新闻发布会上,46岁的刘建宏从雷振剑手中接过了一件46号的红色球衣。两个月后,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揭开了乐视体育“顺势而为”的高速发展期,而这一《意见》正好被称为46号文件。

相比于张志勇,从加入乐视体育以来便奔走发声的于航,是行业里少有的体育产业高端人才,其在体育版权、付费内容方面的观念令生态圈一直多有收获,也是与雷振剑、刘建宏多次并肩出现,能够代表乐视体育的旗帜性人物。

把乐视体育看作是人生下半场的起点,刘建宏也的确想在这一平台上大展宏图。入职第一天,刘建宏手底下只有92人,办公室里近1/4还没有投入使用。而到2016年,刘建宏的新媒体及线上事业群已拥有了600多位团队成员,基本占到了整个公司四分之三的规模。

在我看来,一定意义上,决定离开的于航,代表了乐视体育攻城略地时代的彻底结束,而张志勇的辞呈则反映了这家公司面临商业化需求的强烈倒逼。

名声在外,刘建宏在乐视的一举一动都受到了极大的关注。在乐视体育刚出现危机时,刘建宏仍然扮演着鼓舞人心的重要角色。而在乐视体育已深深陷入泥淖的2017年,刘建宏虽然没有成为当时高管离职潮的一员,但也在大局无法改变之时选择了休假,最后在2018年4月离开乐视。

即便如此,这并不代表乐视体育时代的结束。

“对自身能力估计不够准确,成长速度与资源没有匹配好。”这是刘建宏对自己从媒体人向管理者的转型过程的一个回顾,这句话或许也适用于同样经历了转型之痛的雷振剑。

首先,互联网体育公司这样的“初生儿”,并没有被验证正确的成长路径,回顾当初,在乐视体育一片大好的走势下看到危机,正如现今的状况下看到希望一样意义重大。

在雷振剑的带领下,乐视体育的确按计划迅速地进行了扩张。然而,被宏大的生态梦想遮住了眼,雷振剑并没有正视内部管理和风险抵抗的重要性。

一些投资人士表示,自乐视体育深陷泥沼以来,行业中的互联网体育公司都多少遭遇了一些融资问题。

据媒体报道,2017年8月,贾跃亭曾计划将其持有的乐视体育30.66%股权中的绝大多数,按照整体百亿元的估值,转让给一个由数家投资者组成的某财团。按照该财团的计划,雷振剑可以留任CEO,但新财团需重组董事会约束管理层,对公司治理结构、决策机制、管理流程进行全面优化,并提出延期上市的方案。

澳门新葡亰娱乐场,唱好与唱衰的声音还未结束,乐视体育依然坚持着,行业对这家公司的讨论也将永远持续下去,夸张些说,乐视体育的存在,原本就是中国体育产业发展轨道上一道完美的缩影。

但雷振剑对该财团身份表示“疑虑”,并要求该财团所派驻的董事必须和他成为一致行动人,让其继续做乐视体育的实际控制人。意料之中,该投资方案并没能成功。

同样的,于航、张志勇的离开,并不意味着乐视体育曾经的疯狂扩张战略是通盘错误,目前的战略收缩和积极变化,也并非不可能使其走向更为明朗的未来。

图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