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拉·廷德尔——马背上的公主-决胜网

图片 6

2012年,31岁的扎拉终于在家乡伦敦实现了自己的奥运梦。多年如一日地专注和果敢,岁月回报给她的是一枚宝贵的奥运会银牌——伦敦奥运会上扎拉作为英国马术队一员,本土作战,在三项赛团体比赛中获得亚军。

  米娅小公主继承了母亲的优点,顽皮可爱,已经成了王室新焦点,还常常抢去乔治小王子的风头。

1981年出生的扎拉·廷德尔是一直活跃在马术界的英国女骑手,而她更为显赫的头衔则是王室成员——扎拉也是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的外孙女,英国长公主安妮的独女。

图片 1

@ROLEX/RETO ALBERTALLI

  当时路透社感叹道:“或许有人说扎拉是含着银匙出生的,但现在她可以为夺得银牌而自豪了。”

为了参加北京奥运会,扎拉甚至特意推迟了与丈夫麦克·廷德尔的婚礼,接近目标又失之交臂的落差令她倍受打击。

  现在她喜欢在洒满阳光的午后,一头扎进马场和自己的马儿们共度美好时光。

扎拉一家都保持着对于马术的由衷热爱,并且都是马术运动的好手。扎拉的母亲、赫赫有名的安妮公主,热爱马术事业,是现任英国马术协会主席,也是第一个参加奥运会比赛的英国王室成员。她的父亲马克·菲利浦斯更曾在1972年获得过慕尼黑奥运会马术三项赛的团体金牌。

图片 2

然而好事多磨,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她两次因为爱马“玩具城”赛前受伤而错失参赛机会。

  扎拉·菲利普斯(Zara
Phillips)是安妮公主与其前夫马克·菲利普斯的千金,是英国女王的外孙女扎拉·飞利浦,英国王位的第十号顺序继承人。

曾经,她是特立独行的叛逆女孩。8岁时,扎拉就被送到寄宿学校,跟平民家庭的孩子一起学习生活。成长环境的复杂使得小扎拉成长为最富有“反叛精神”的王室成员,她不愿接受王室传统价值观的束缚,在青春期里肆意展现个性。

  扎拉从2002年起开始参加各类正式比赛。2005年,她迎来了自己人生的关键转折点。“是欧洲马术三项赛锦标赛的那块金牌让我和过去的坏名声一刀两断。就好像我与马术的关系也是从那时候才开始的。”

2014年1月,扎拉诞下女儿米娅,产后仅7个月就重返马背,进行恢复性训练。在菲利普斯训练的时候,米娅总是陪伴在母亲左右。在训练场或是赛场上总可以看到一个自由自在的小朋友,东倒西歪地走着并四处张望。做母亲之后,与其说分散注意力,不如说孩子让她的运动生涯更丰富多彩。

  续写父母马术事业上的辉煌建树一直是扎拉的原动力,“我不是想要超越他们,而是必须要超越他们。”
在摘得奥运会银牌之后,扎拉继续活跃在马术赛场上。抛开一切繁杂的声音,扎拉心中对马术的热爱不曾改变:“我渴望与世界上最优秀的骑手同场竞技,这只与体育有关。”

首先便是“舞步女神”伊莎贝尔·韦特,她是五次马术盛装舞步比赛的金牌得主。目前,她仍然是德国奥林匹克历史上最高分得主的保持者。此外,还有一位障碍骑手世界冠军,梅雷迪思·迈克尔斯-比尔鲍姆,她出生于美国,后来加入德国国籍。

图片 3

而在颁奖典礼上,扎拉的母亲,也是国际奥委会成员、天才马术运动员安妮公主,亲自为女儿授予奖牌。当时路透社感叹道:“或许有人说扎拉是含着银匙出生的,但现在她可以为夺得银牌而自豪了。”

  2012年,31岁的扎拉终于在家门口实现了自己的奥运梦。多年如一日地专注和果敢,岁月回报给她的是一枚宝贵的奥运会银牌——伦敦奥运会上扎拉作为英国马术队一员,本土作战,在三项赛团体比赛中获得亚军。

为了让女儿过上平凡没有压力的生活,扎拉刚一出世,安妮公主就向母亲伊丽莎白二世请求不给这个长外孙女任何王室称号。正因如此,扎拉得以有别于其他王室成员,有更多自由空间去发展她喜爱的马术事业。

图片 4

“我一天起码要上两堂训练课,如果爸爸在旁边督战,我要分别骑六匹马练习跳跃。别的女孩在享受圣诞和新年时,我几乎整天都在训练。”扎拉道出了每个专业骑手的心酸。

王位继承人“马术公主”

图片 5

  她用行动证明,自己并不是依靠王室优待的“公主”。

在马术界,除了扎拉·廷德尔成功产后复出,还有几个女骑手不得不提——她们并没有因为孩子的到来放弃事业,反而能平衡家庭与马术的时间。孩子使她们的内心更加地富足,对成绩更为淡定自若。

  伦敦奥运会上,母亲安妮公主亲自为她颁发奖牌。扎拉说这是一个十分独特的母女时光,“简直是棒极了”,希望将来可以和米娅拥有同样的时刻。但她也表示,她绝不会给自己女儿米娅施加压力。“无论将来米娅想做什么我都会鼓励她的。当然,如果是骑马那就太棒啦!”

扎拉·菲利普斯最崇拜的体育英雄是乔安娜·帕维。令人诧异的是,这个从小穿着马裤和马靴的女人,她的体育偶像不是一名骑师,而是一位长跑运动员。扎拉解释说:“帕维是一个榜样。她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给我们树立了榜样。这很了不起。”

  训练的时候,米娅总是陪伴在母亲左右。在训练场或是赛场上总可以看到一个自由自在的小朋友,东倒西歪地走着并四处张望。做母亲之后,与其说分散注意力,不如说孩子让她的运动生涯更丰富多彩。

也许是遗传自父母的运动基因,扎拉从小就在马术运动方面表现出了特别的天赋。
“当他们第一次把我放到马驹上时,我还很小,已经记不清楚到底几岁了。不过我还记得那匹小马驹的名字叫斯莫奇,它非常有头脑。”
扎拉回忆道。

  在经历了与理查德的感情破裂后,扎拉渐渐成熟,从一个坏女孩转变为了事业有成的“平民公主”。她与英格兰橄榄球球星迈克·廷道尔相识相恋,并于2011年低调成婚。

Photo by Paul Xia

  她被美国《人物》杂志评为2002
年度全球50位最美丽的女人之一,《人物》认为金发碧眼的扎拉拥有令人晕炫的魅力,她的笑容极具感染力,为摄影师所钟爱。

续写父母马术事业上的辉煌建树一直是扎拉的原动力,“我不是想要超越他们,而是必须要超越他们。”
而摘得奥运会银牌之后,扎拉继续活跃在马术赛场上。抛开一切繁杂的声音,扎拉心中对马术的热爱不曾改变:“我渴望与世界上最优秀的骑手同场竞技,这只与体育有关。”

图片 6

为备战奥运推迟婚期

  在母亲安妮公主的一手调教下,扎拉从小就喜欢与平民家庭的孩子交朋友,也从不摆出高人一等的姿态。

2005年,扎拉迎来了自己人生的关键转折点。“是欧洲马术三项赛锦标赛的那块金牌让我和过去的坏名声一刀两断。就好像我与马术的关系也是从那时候才开始的。”扎拉在一次接受采访时吐露心声,马术让她从一个小女孩走向成熟。

  继2005年欧洲马术三项赛锦标赛夺冠后,2006年,扎拉公主又在德国亚琛举办的世界马术比赛上再次赢得金牌。